当前位置:青年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最强模拟器 >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一样的历史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一样的历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天外一战,凌天粉身碎骨。

    六圣最终也失去凌天的踪迹,量劫的力量没得到,只是得到鸿均道祖的少许安慰。

    而整个洪荒世界却并没有这件事情有半点影响。

    不,或许也不能说没影响,严格来说,对于洪荒大地还是有影响的。

    自从凌天消失,人族虽然拥有了阵法的力量,但却依旧无法再抗衡巫妖两族。

    好在的是,这个时候巫妖两族也已经有不少血脉融入人族,而同时,天数有变,巫妖两族之间莫名其妙的开始爆发大规模的争斗,再加上龙族此时力量稍有恢复,且死死的站在人族这边,最终,人族好歹还算能够在东海之畔安稳下来。

    如此,眨眼已经过去无数年。

    失去凌天的庇护,巫妖两族终战的时候洪荒依旧破碎,人族的高手为的庇护人族不至于因为洪荒破碎而陨灭自发的将全部力量运转到凌天留下的阵法当中。

    数年之后,初代人族尽数陨落,随后几代人族继续而上……

    如此,巫妖两族的终战持续十多年的时间,等洪荒破碎结束,巫妖两族退出天地霸主的位置,人族也已经一个高手都没剩下。

    这个时候,原先那些大能走了出来。

    各种仙派,道观,寺庙等等开始在人族中出现。

    洪荒,终于从圣人大罗,金仙时不时闪现的时代进入了修仙时代。

    当一个个拜师仙道的人皇开始出现,人族的信仰彻底倒向了洪荒最初的生灵。

    而最初的生灵也终究和人族,以及随后开始繁衍在大地上的生灵彻底的分离开来。

    神是神,仙是仙,凡俗就是凡俗。

    三皇五帝,家天下,夏朝立国,换大商,时间终于进入殷商年代。

    六百年成汤基业,终于传到了殷商一脉有史以来最为武勇的帝辛手上。

    作为一个勇者,帝辛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满世界展现自己的强悍,而最崇拜的人则并非漫天的神佛,而是那传说中带着人族曾经和巫妖两族硬杠,最终据说被六大圣人联手镇压的人族初代至尊凌天。

    当然,为此帝辛不止一次被老大王和王后责骂过,在过去无数年,无数道行高深的人族修仙者都肯定的表示通过研究和探索,至尊凌天不过是初代人族源于洪荒的过于凶险而想象出来的人族战神。

    “听说,至尊凌天曾经向天地宣告,人族可与任何种族通婚,任何种族只要认可人族,皆可成为人族的一员,至尊能有此胆量,我帝辛,也不会给人族至尊丢脸……终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迎你入宫,让你成为我大商的王后……”

    女娲庙,后山,帝辛单臂环抱着娇小的女子深情开口。

    “妾身相信大王定能做到……”

    女子笑着露出温柔的神色按着帝辛的胸膛。

    话语落下却是轻轻的推开帝辛。

    “大王应该回去了,国事繁多,大王不该将过多的时间浪费在妾身这里……”

    温柔的话却是极为坚定,作为一个国家的主人,哪怕这个时代的国家还属于分封制,但,这不代表帝辛就无事可做。

    相反,分封制的情况下,帝辛要做的事情反而更多,因为,稍不小心,分封制就是诸侯并起。

    “你等着我,等我扫平东夷,威加四海,到时候看还有谁敢拦我……”

    帝辛眼中露出一丝不舍,随即却是狠狠的忍住心中的思恋,狠狠的搂抱了下女子,随即从怀内取出一块绢布递给女子,转身大步的朝着山下而去。

    山野绿涛,女子展开绢布,只看一眼脸孔已经如滴血一般的红了起来。

    “娶回长乐侍君王…………”

    隐约的,山野之中女子轻缓,羞涩,却又带着一丝苦涩的声音喃喃响起。

    这人世间的帝王纠缠何其之多,更何况,她还不是人族,而是妖族,这无数年以来,人族斩杀妖族,妖族为十恶不赦早已经是天地公理,她又怎可能有机会嫁入皇家。

    微微叹息在山野响起,女子身影化作清风朝着山下的女娲庙而去。

    此时,女子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更加可怕的事情。

    九天之上,紫霄宫外。

    六圣散乱而立,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不太好看的神色,就在之前不久,鸿均道祖给六圣传讯,将六人召唤而来,告知了六人,量劫将起。

    这一趟量劫虽然比不得龙凤,巫妖那两次,但却也是席卷天下的大事,会影响三界,波及所有的生灵。

    而六圣门下,则需要凑齐周天之数,补足天庭的空缺。

    “这周天之数,所需人手何其之多,我西方贫瘠……”

    沉寂中,准提的声音带着苦涩响起,似乎当真有多少无助和苦难,只是,话才出口,三清却是已经冷冷的看过来。

    “怎么,难道要我三人的门下凑齐那数字……”

    通天冷冷的看向准提。

    “我西方现在有人手一百五十二个,三位道兄若要不妨尽数拿去……”

    准提旁边,接引的声音淡然响起。

    一句话,三清沉默下来,周天之数,单单正神就不止一两百,更不要说尚有零零碎碎无以计数的各色神仙,那数字显然不是西方凑的齐的。

    “我娲皇宫仅有侍女三四个,童子一两个,几位兄长若是看不过去就也拿走吧……”

    女娲目光淡然扫视了一眼三清和西方二圣缓缓开口,话语落下,转身就要离开。

    对于这次的量劫,女娲着实不是很在意,而且,此时她也没有任何与其余五位圣人说话的心思,当年巫妖量劫,哪怕两族打的天崩地裂,但,理论上两族不该尽数灭绝的。

    最起码,和龙凤大劫一样,结束后还应该有一些残存。

    然而,圣人门下招揽人族的时候,为的给人族找点事情干干,却是将剿灭妖族变成人族的日常之一,于是,无数年下来,妖族基本上已经绝迹在世间。

    女娲和妖族之间虽然早已经可以说毫无关系,但她毕竟出自妖族,哪里又会喜欢眼睁睁看着妖族被剿灭干净。

    这些年,她也是出手庇护了一些妖族,结果,却是被一些其余圣人门下的弟子给气到了。

    “正神,当出自我们门下,这责无旁贷,但,那些天兵天将之类的,似乎并不一定需要出自我们门下这般高起点吧……”

    就在此时,准提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句话,三清若有所思,只是没开口,而刚刚准备离开的女娲却是猛的停住脚步转身。

    “准提………”

    女娲愤怒的目光看向准提。

    准提的这话分明就是暗示,除去正神之外,其他的天庭所需尽可以有不是圣人门下的其他什么取代,而当今之世,能够凑齐天兵天将这样一支大军的,除去人族还有什么种族。

    原本对于五圣门下的事情女娲就很是不悦,此时再听到准提这话,差点没召唤出她那绣球砸过去。

    “这量劫,世间任何生灵都是躲不过去的,人族自然也不例外,原本,他们在量劫中也是会无辜死去,现在,我给予他们可以成仙成神的机会,这于他们并非坏事……”

    准提看着女娲缓缓开口。

    听到这话女娲差点怒极而笑,量劫,自然是覆盖所有生灵,但,却也是有个度的,这大地上蚂蚁最多,但,哪个量劫会针对蚂蚁。

    虽然人族不是蚂蚁,然而,现在的人族,不要说圣人,金仙这个级别,就算是天仙都不多,量劫怎么可能在意人族。

    这趟量劫主要针对的还是他们这些圣人门下的弟子。

    这里面,除去女娲没有弟子,其他圣人分明都得准备着门下弟子给陷进去。

    准提那看似很有道理,的确为人族着想的话,实际上却是找炮灰的话语。

    “女娲道友,这可是道祖的意思,量劫,周天之数,难不成你要阻止……”

    准提冷冷的看向女娲。

    对于女娲现在的情绪由来准提是清楚的,但,这个时候准提也不会有半点犹豫,开玩笑,西方当真也就那么一百多个稍有模样的,难不成还真的要全部砸进去不成。

    不找人族去填,东方这边,三清肯定是要先把西方填进去,然后再决定东方该怎么去填坑。

    “天道无常,人皆有命,女娲师妹,人族,本也是天地霸主,这量劫,人族,躲不过的……”

    淡然的声音从三清那边响起。

    女娲无奈的笑了起来。

    周天之数,量劫,人族的确躲不过去,除非圣人肯完全扛下来,但,那样的话,一趟量劫之后,这世间也就不会再有圣人门下这个称谓。

    所以,这一趟量劫,人族注定是要栽进去。

    只是,那天地霸主四个字此时在女娲耳中却是那般的刺耳。

    当初,她为的平衡,还埋怨凌天混乱命数,但现在再看,或许,凌天做的才是对的,若不改命,人族说是天地霸主,实际上却整个的一傀儡。

    就如人类圈养家禽,其繁衍的再好,数量再多,又有什么意义,终究都是任人宰割。

    “我会让灵珠子下凡,若不够,我就散了娲皇宫……”

    女娲冷冷的看了眼五圣。

    事已至此,她却也没丝毫的办法改变,毕竟,她虽然是第一个圣人,但她本身跟脚就不如其余五人,成圣又是因为机缘巧合,积累也不如五人深厚。

    在五人做出决定后,她又如何能够做出改变。

    冷冷落下句话,女娲再次转身。

    “还差一事需要道友出手,人族卷入量劫,总需要一个理由,吾观,西方西岐可代大商……”

    准提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一句话,不止是女娲,就连三清眉头都皱起,人族卷入量劫的确需要理由,但,就算是诸侯造反,也不一定非要西岐。

    西岐,也是西方,那儿一样的贫瘠,甚至都比不过东夷那边。

    “大商之主帝辛可是在娲皇宫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准提看着女娲和三清的神色淡然笑了笑,随即手指一点,虚空晃动,一幅景象跟着出现,娲皇宫内,一个脸容娇美的女子正抱着一块丝薄在看着,突然,这女子的神色一滞,她手上那丝薄蓦然间凌空而起,然后上面的字迹凭空移出,放大,最后印在了娲皇宫的墙壁上。

    “来人……”

    那神色呆滞的女子眼看着墙壁上出现那些字迹,随即大声开口喊叫起来。

    蜂拥的人群就跟着女子的喊叫声进入娲皇宫内,随即,一个个看到了墙壁上的文字。

    “娶回长乐侍君王……怎敢如此,怎敢如此,昏君,昏君……”

    “丧心病狂,胆大包天……”

    “无耻,败类,禽兽不如……”

    ………………

    咒骂声顿时响起,随即,从娲皇宫一直延续出去。

    “准提,你当我真不敢与你做过一场……”

    九天之外,女娲看着准提弄出的影像脸色猛的暴怒涨红,宏伟的画卷瞬间在女娲的身后展开,紧跟着鲜红的绣球没入虚空。

    圣人之怒,惊天动地,此时女娲只是展开宝物,九天之外已经空间动荡。

    “莫要生气,莫要生气,你以为是我弄的……我可还没这本事,这是天意,成汤基业,合盖六百年而亡……人与妖不得相恋,这也是天意,凡人尚且好点,而人王如此,天地自当震怒,别忘记当年凌天之事……”

    准提摆了摆手,随即手臂再次抖动,那景象变化,却是成了朝歌,在六圣眼中,朝歌上空本是笼罩着密集的红光,当的起气运如鸿,但,此时,朝歌上空的红光却正在缓缓散去,看那样子,即便那红光浑厚,也经不住几年的时间就要散尽。

    而随着朝歌红光散去,准提的身上却换换多出一丝紫色气息。

    这紫色气息正是殷商气运,对于圣人来说,这一些许气运并不算多,但,毫无疑问,这却证明了准提的话。

    娲皇宫那事情,的确是天地认可,算不得错。

    “好,好……殷商帝辛荒淫无道,我也该为这量劫加一把力……”

    女娲冷冷看了眼准提,随即狠声开口,话语落下,山河社稷图,红绣球跟着消逝,女娲转身,身影同时消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添加书签